又将芯片扭开。洋流拂过

又将芯片扭开。洋流拂过

呼哨、猫的呼噜,还有回荡的哭声。深海突然间充满了奇异的音乐。 老天爷。我说,希莉已经将我们的通信线连接上了翻译器,这个词变成了无意义的呼哨和嘟嘟声,被放了出来。 你...

查看详细
“我们随时都可以抓住一条龙骨根

“我们随时都可以抓住一条龙骨根

些,但有时候,我觉得她也许根本不在意答案是什么。我花上好几个小时向她解释我们神行舰背后蕴含的美丽物理法则,但她似乎从来都没有听懂过。有一次,我十分耐心地向她详细解...

查看详细
可就在那时

可就在那时

的乳房比我记忆中的丰满,更有坠感,乳晕更宽也更黑了。寒风刺骨,我将衣物从她肩膀拉下,让我们的上身贴在一起,顺着原木滑向温暖的沙地。我向她贴得更近,一直想着之前我为...

查看详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