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在七十五万多标准年前

是在七十五万多标准年前

他们完全不可能靠边站,让我过去。除此之外,比起恐惧来,我内心还有一种更为强烈的东西,那是恼人的好奇心:阶梯底下到底有什么呢?我在那儿停了许久,朝上面三百米高的大裂...

查看详细
我可以杀掉守卫

我可以杀掉守卫

掉紧紧拽在我身上的手,但是他们仍然牢牢抓着我。 他不是三廿又十的人,也不是十字形的人。贝塔说,现在那声音听上去少了点敌意,更多的是脑子迷糊掉了,他怎么不应该命享真死...

查看详细